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欲都刑场】 作者:qi炫
【欲都刑场】 作者:qi炫
字数:1205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今天是周六,黑夜给欲都蒙上了最后的遮羞布。但是欲都商会的灯火通明的 地下,即将应该欲都最疯狂的时刻。今天是本月最后一个周六,也是商会统一处 决性奴的日子。
 
  刚刚入夜,这里的人便多了起来。台上此刻正表演着令人血脉喷张的戏剧。 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正在被三个拥有硕大鸡巴的shou人在自己的三个肉穴内 抽插,女人的浪叫声再大厅内回荡。在场的男人们被女人的淫态勾的鸡巴硬邦邦 的,女人们则是贪婪的看着三个shou人绿色的硕大的鸡巴。幻想着台上被粗 鲁对待的那个人是自己。shou人男奴很受女人欢迎,腥臭的体味,硕大的下 体,绿色的皮肤,粗野的容貌,能够满足每个女人内心中受虐的一面,何况持久 力也很强。台上的女人叫声虽然凄惨,口中虽被塞进粗大的鸡巴,但是女人的满 足感是所有人都听得到的。
 
  终于,女人继自己鞭打,浣肠,三穴同插后再次表演一个给力的节目。
 
  女人的生殖器和肛门因为此刻大开的双腿展示出来,纵然刚刚被shou人 那粗大的鸡巴抽插过后,但是两个肉洞依旧紧致。她是属于传说中的魔女,确切 的说,这个种族目前已经很少了。魔女一族因为只有女性的存在,所以只能和男 人交合,但是种族不同,怀孕的几率微乎其微,天性放荡的魔女一生都在追求欢 爱,喜欢性虐待,而且下身肉穴紧致,不管怎么扩张都不见松弛,加上强行扩张 的痛感,令天生受虐性强的魔女又痛又爽。
 
  女人名叫莎拉,是欲都商会中两个魔女之一,她容貌绝色,天生放荡,口才 又好,是欲都难得的人才。而她是担任欲都刑场的负责人。而嗜好性交的她,哪 怕在刑场上也是欲求不满,于是才有了欲都刑场的开场秀。另一个魔女是莎拉的 母亲,虽然年龄足有几百岁,但是她容貌依旧美丽,魔女寿命很长。可以活到五 千年,莎拉的母亲爱琴,在她自己悠久的寿命中都还是未成年呢。至于今年才三 十岁的莎拉,连婴儿都算不上。
 
  莎拉每一次到最后的节目总是扩张自己的阴道或者肛门,若是正常女人的话, 没几次肯定会松弛,但是只有三大淫族的女人或者一些天生强大的种族才能随便 玩弄。
 
  莎拉身后的女奴们端来一系列的淫具,当中占多数的还是粗大坚硬的铁质阳 具。就是最小的,都有在场女人的拳头大小,最大的体积是最小的两倍,那根阳 具最是奇诡,上面是硕大无比的龟头,然后再往下却是突兀的缩小,变成只有三 指粗的圆球,再往下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每次节目最后,莎拉总是将这个东 西塞进阴道,然后等到主持完成后再取下来。莎拉的这个表演百看不厌,因为在 这里参加刑场的观众们都是喜欢暴力血腥的,所以莎拉的惨叫声令观众兴奋。尤 其是当莎拉每次扩张使自己阴道肛门流血时,观众们总会拿出金币卡来打赏。 
  莎拉面前的女奴很是识趣,跪在莎拉腿后,没有挡住观众的视线。因为如果 观众不满意的话,可以选择处决她,因为莎拉是商会的宝贝,可以虐待她,但不 能处死她,而女奴,商会最不缺女奴。何况能够取悦观众并且赚钱的事情,商会 是肯定会做得。至于女奴的命,来这里的人都不在乎。
 
  女奴跪在莎拉身后,一只手抚摸着莎拉的阴道,刚刚性交玩的莎拉阴道非常 湿滑。在征求莎拉的意见之后,两个女奴将沾满她们三人淫水的两只手,分别放 在莎拉阴道和肛门上。
 
  轻轻的按摩,使莎拉两穴放松后,缓缓的插入三根手指。在穴内抠挖着,台 下观众们的声音顿时响起,纷纷表示不看这个。
 
  莎拉听了之后,脸上的表情皱了起来,别有一番风味。虽然将不满写在脸上, 但是莎拉还是让两个女奴直接将手塞进来。两个女奴的五指捏在一起,大拇指并 在自己四根手指刻意做得凹槽里,将两只手缓缓顶入。当五根手指全部塞入之后, 莎拉的表情逐渐痛苦,开始发出因为疼痛而来的叫声。因为两个女奴在将掌骨塞 进去。因为疼痛导致阴道肛门紧收,进入异常困难,但是也异常痛苦。缓慢而痛 苦的顶进去,然后莎拉长出口气。两个女奴由于是双胞胎的原因,心意相通两只 手掌在莎拉两个肉穴内一前一后的抽插。
 
  阴道的手掌往外抽的时候,肛门的手就会往里顶,这就是莎拉为何喜欢这对 双胞胎的原因,两人不论是鞭打,道具,还有戴上假阳具奸淫自己的时候总会呈 现互补的感觉,这在虐待自己的时候给自己更多的快感……
 
  当莎拉将那根最大的铁阳具塞进自己的肛门,并戴上一个极度变态的扩张内 裤。那个扩张内裤是由皮革制成的,肛门处开了个大洞,用来放出自己肛门的刑 具。而阴道位置安着一个金属管。金属棒由炼金术炼制,当插入她的阴道后,金 属棒开始缓缓变薄,呈螺旋状的旋转着变成一根金属管。而第一次展示在所有人 面前的新式淫具,令在座所有人惊叹不已。尤其是当顶上那个巨大的水晶屏幕开 始变化,只露出莎拉那被缓缓张开的阴道。阴道内的美景也一点点的暴露出来。 莎拉的惨叫声响起,但是没有人关注这个。
 
  「这是由炼金大师卡曼女士制作的扩张淫具。原版淫具有两根金属棍,至于 效果,正如大家看到的那样,这件淫具被归纳入刑具范围。它最大的效果为二十 厘米,但是由于女人身体原因,二十厘米的直径没有多少女人可以承受。同时, 在扩张之后,它会不规率的发出电击,令女人更加痛苦。」莎拉缓慢的拨动一下 阴道内的金属管,接着,一道蓝色的电流打断了莎拉性感的声音,她在台上痛苦 的滚来滚去,脸色煞白。
 
  过了好一会,莎拉才缓了口气。跪在地上对着台下说道。
 
  「对不起各位,卡曼女士没有说过具体的电流强度,我还以为很小。」说完 之后。招呼来一个shou人奴隶道。
 
  「因为我的失误,所以在台上掌嘴十下,然后鞭责五十下。」
 
  shou人奴隶不带任何怜香惜玉。重重的一巴掌抽在莎拉的脸上。雪白的 脸高高的肿起,嘴角也流出鲜血。接着第二巴掌又扇在莎拉另一半脸上。十下巴 掌过后,莎拉的脸一片红肿。接着又是鞭刑。shou人奴隶拿着一根细长的皮 鞭。皮鞭上还微微湿润,显然刚刚沾了水。皮鞭带着凌厉的破空声重重的打在莎 拉刚刚脱下淫具的翘臀上。雪白的屁股上,之前的鞭痕虽然被药物治疗好了,但 是痛感却被放大一倍,此刻又挨皮鞭,莎拉的屁股顿时起了一道红印。
 
  五十下皮鞭过后,莎拉被拖下去治疗。不到三分钟后莎拉又回来了,脸上的 红肿消失不见,屁股上的鞭痕也丝毫不剩。但是莎拉知道,那是商会的药物。专 治各种伤痕,但是治疗完伤痕之后,原本伤痕虽然不在显现,但是痛感却会放大 一倍。这是用于对一些美丽的奴隶的鞭打调教后的药物,本来血肉模糊有碍观瞻 的地方,光洁如新,但却痛感加倍。很受欢迎的。虽然欲都别的人不知道有没有 买过,但是,这个大厅里的所有人十有八九都买过这种药物。当初还是自己在台 上亲自表演的呢。那一次被十个男人轮流打了半个小时。用完这药之后忍着剧痛 强行主持邢虐,爽的自己高潮好多次。从那以后,每次在台上的莎拉总会表演重 口的戏份,然后给自己用药。
 
  莎拉继续在两个女奴的帮助下戴上之前的淫具。又是一番惨叫之后,莎拉带 着新款淫具站在主持台上。
 
  「各位期待已久的真正的大戏开始了。今天晚上,我们将处决十个性奴。而 且,大家都应该知道她们都是谁。」莎拉顿了一下道「当然,相信大家绝大多数 都是为了那个在欲都中久负盛名的雪祭来的。她才是今晚人气最高的明星。我在 她面前都不够看的。因为,毕竟处死的不是我。」
 
  莎拉此时微笑道。
 
  「接下来,请大家期待的擦亮你们的双眼,迎接今晚的人气嘉宾。请不要眨 眼,不然就错过了这位嘉宾的登台演出。」说着托了托自己丰满的双峰。性感道: 「其实我一直以为在这个舞台上,只有我才有登台演出。」
 
  此刻,在场所有人都期待的望向入口处。入口处传来由远而近的沉重脚步声。 好似擂鼓一般的气势如虹,更是整齐划一。但是没有人看到莎拉脸上极度诡异的 笑容。笑容之中透着隐隐的………青白。
 
  在所有人的眼中,一个巨大的椅子被十个强壮的shou人奴隶扛了出来。 沉重的椅子好像要把shou人奴隶压到。椅子的椅背对着观众。更是添了几分 神秘感。巨大的水晶屏幕只给大家看到椅背上繁复的花纹。那个椅子是个宽大的 可以躺下两个人的椅子,所有人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椅子。目光想要穿透椅背, 看看后面是怎样的绝色嘉宾。
 
  扛着椅子的shou人目光带着乞求的看着莎拉,只希望她早点宣布,上面 这个东西太沉了。
 
  好吧,莎拉也决定快点结束这个女人的结局。于是神秘说道「这个女人的来 历要告诉大家,大家都知道,商会除了捕捉性奴以外,还从各个城邦购买性奴, 这些性奴往往都是城邦中的落魄贵族。但是这个不同。她本身,代表了商会近十 年来最大的一笔开支,我们从永恒之城购买来的性奴,前天,是商会和永恒之城 购买性奴的第十年,为了感谢我们与他们的友谊。所以~ 」莎拉拖个长音而sh ou人们好像解脱了一样的将长椅用力一掀。
 
  「轰隆」一声巨响,伴随着整个大厅的呕吐声,神秘感十足的女人终于露出 真容……
 
  「所以是赠品!~ 」莎拉的声音带着笑意,而那十个shou人奴隶健步如 飞的走出出口。和他们刚来的时候天差地别。台上的女奴,不对,不应该称为女 奴了。
 
  她的个子不高,但是长得比较胖。胖到什么地步呢?此刻躺在地上,一身的 肥肉柔软如水,直接摊在台上,大家见过摊煎饼果子的吧?女人的肥肉就像是在 台上摊了一个大号的煎饼果子,可惜,台下没有加热,女人也变成不了煎饼。偏 偏女人躺的位置不好,shou人奴隶听到莎拉的话之后直接果断的一扔,撂挑 子蹽了,那个女人正好躺在台子最边缘的位置,满是酸腐的汗味令前三排的观众 呕吐的更加剧烈了。纷纷恨起自己的位置,但是刚刚莎拉表演的时候,他们还为 自己的位置沾沾自喜。女人脸上肉比较多,一层一层的堆砌着褶子。那肉缝不是 很多,但是胜在够深,每一个肉缝都像是一道股沟一般的深度,当然,是莎拉的 股沟。一双小眼睛眯的看不见,脸上毛孔本就粗大,还有点麻子……
 
  莎拉看到台上的一摊肥肉,心里异常纠结,不行,完事以后得换个台子,这 可是她的地盘,事实上,针对这个女人商会无话可说。
 
  本就是赠品,长得丑,吃的多,胖成那样,完全不能说是调教成性奴,原本 想要当做调教工具调教男奴,结果呢,总共试过了两个男奴,第一个精灵男奴咬 舌自杀,第二次换成shou人男奴,毕竟shou人接受力强,结果硬不起来, 强行注射春药让shou人硬起来之后,这个女人居然来个女上位直接把以体质 为特长的shou人给压死了……
 
  性奴拍卖部不可能要这种女奴,根本卖不出去,还自砸招牌,淫具部全是娇 滴滴的美女研究员,虽然经常亲身试验各种淫具,但是闻见她身上的味全吐了。 于是乎,一层层的来,商会九层,这个女人真的逛了个遍。最后无奈之下扔到最 底层。
 
  莎拉也是醉了,无奈了。本来想当个闲人养的,因为扔到外面太霍霍人了, 但是一顿饭的开销居然那么大。想想还是放在这里处死她吧。莎拉的无力感从心 头涌来,更多的是无奈,谁让刑场在最底层呢?上面八层挨个走了一遍,都没人 要,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这货扔到的第九层,这两天吧第九层祸害的无奈了。没 办法,下面没有楼层了。扔不掉,打不动,最后搁到这里,莎拉只好愤怒的爆发 了。
 
  「起拍价,一个铜币,一次加价随意。但是流拍的话。」莎拉赤裸的身体却 展示出肃杀的气势:「流拍的话,以后每次刑场都会放她出来,知道她的死亡权 拍卖为止。」
 
  「一个铜币。」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是欲都少见的龙族男人。龙族既是三 大淫族之一,也是天生强大的种族。龙族的男人龙根巨大。而且生性残忍。所以, 商会刑场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但是此刻他的脸也是一阵青一阵白。
 
  「一个铜币三次,好的成交,奈斯先生选择什么方法处死她呢?」
 
  莎拉也是干脆,直接落锤成交。
 
  奈斯声音透着无力感,「随便什么死法,只要让她死的有尊严,而且见效快 的死法。我实在受不了了。」莎拉想了想,对众人道「这样吧,我今天做主一次, 将她带到后台,给她服毒。」
 
  这个决定一出,台下一片喝彩之声。
 
  莎拉这时在台上展颜一笑。说道「一周之后,我自愿当奈斯先生一年的性奴 隶,除了来为商会主持刑场以外,其他时间都由奈斯先生处置。但是我本人仍是 商会财产,提前说明,怎么打都可以,只要不死不残。而且,我这一年来每次登 台表演,都由奈斯先生决定。明天早上我将光着身子在路上跪着爬行。表示对这 件事的道歉。路上所有人都可以对我鞭打,所以明天早上七点,请各位将消息散 布出去。我将当众迎接鞭打。」
 
  奈斯脸上苍白道:「不用了,莎拉,我已经决定了,以后不来看这个东西了, 我……呕~ 」
 
  莎拉也没有说什么而是一副魅惑众生的笑脸。
 
  「所谓货比货扔,所以接下来处死的女奴相信各位都应该觉得好看,因为她 的确好看。欢迎第一位性奴。玉姗」
 
  随着莎拉的声音落下。美貌的狐女走了出来,白皙的肌肤,姣好的身段。只 是脸上的凄楚神色令人心疼。
 
  「玉姗是一个狐女,至于来这里的原因自然是寻死,至于理由吗。某个喜欢 敬优雅的写手说过,断更的理由吗,随便编一个就好了,反正没人知道真正原因, 因为我断更的原因,我自己都不知道。」莎拉一脸恭敬的说完这段话之后,才调 皮道「处死她的理由吗,我也不知道。不过大家们请竞价吧,起拍价一千金币, 每次加价一百金币,开始。」
 
  ……
 
        一位坐在观众席上的长着络腮胡的男人说道
 
  「这个狐女吗,因为刚才那个东西的原因,我还是给她挑个温柔的死法把。」 
  玉姗听着那个男人的话,脸越来越白。最终却只是跪在台上,赤裸的臀后, 粉红的狐尾垂在地上。而只有莎拉看到,玉姗转过身后,止不住的哭泣。惨白的 俏脸上满是泪痕。
 
  两个美艳的精灵女奴走了过来。端着一个托盘。准备开始行刑。而后几个s hou人男奴过来按住玉姗漂亮的身体。玉姗浑身颤抖,迎接所有的狐族死后都 无法轮回的刑罚。
 
  精灵女奴拿出一把雪亮的刀,刀口闪着寒光,一看便知道无比的锋利。正要 抓起玉姗狐族最显著的标志,狐尾,这时,台下的男子又一次开口了。
 
  「我说拿刀子割掉了吗?拿锯子把这只骚狐狸尾巴给我锯掉。」
 
  精灵女奴无奈的放下刀子,转而从旁边的托盘中拿出锯子来。然后另一个s hou人抱来一块平整的石头。上面斑斑暗红色的血迹,这是锯尾石,专门用来 处决有尾巴的奴隶的石头。玉姗的娇躯更是颤抖不堪。眼中泪水更甚。
 
  断尾,是狐族最具侮辱性的东西,据说断尾的狐族死后的灵魂会封印在自己 的尾巴里面,永远也不能轮回。一个狐族最凄惨的叫声就是在断尾的时候。 
  精灵女奴将玉姗的尾巴放在锯尾石上。然后拿出一管药液,对着玉姗紧致的 菊门注射进去。玉姗自然知道那是什么。自己也用过的东西。作用是让人无法昏 迷。更确切的说,肛门注入这个的所有生物再接下来的八个小时内,无论如何虐 待折磨都不能昏迷。莎拉经常在扩张前给自己使用这个东西,让自己不会因痛而 昏厥,从而获得完整的虐待快感。只是对于即将断尾的狐族而言,这是真正的折 磨。
 
  折磨才刚刚开始,两个精灵女奴一个拿着锯子,另一个开始玩弄玉姗的阴蒂。 刺激着她的快感。经过多种炼金调教的玉姗的阴蒂敏感至极。很快玉姗便呻吟起 来。精灵女奴手中的锯子开始加力。
 
  「啊……」凄厉的哀嚎响起,玉姗的浑身肌肉因为剧痛而紧绷,若是一下斩 断还好,可是偏偏是锯子一下下的锯着。钝刀割肉,破了玉姗狐尾上的皮毛之后, 锯子在玉姗狐尾的骨骼上一下下的挫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玉姗因为痛苦而流泪,哭声中伴随着受刑的哀嚎。她无力制止,断尾的酷刑 还在实施着,淋漓的鲜血顺着狐尾流在石头上,而水晶屏幕分成两份。第一份是 她断尾的实况直播,而另一个却是一把小小的锋利的钳子。慢慢的伸向她那粒被 挑逗起来的肉豆。
 
  玉姗的尾巴刚刚被锯子侵蚀大半,那个钳子慢慢的分开,对着她的阴蒂极快 的合上。只是瞬间,连看都看不清的镜头。钳子便从玉姗的下体拿开,台子上赫 然是一粒肉豆。当肉豆落下去的时候,一个涂抹了药液的布随着一只修长美丽的 洁白玉手贴在玉姗的阴道口上。
 
  玉姗的惨叫声瞬间停止,然后因为无法昏迷的身体剧烈的抖动打起摆子。胯 下尿道喷出一道清澈的水箭。
 
  台下一片喝彩之声,一个个男性下体勃起膨胀,索性解开裤子,把自己的阳 根出来透气。女性们将衣服脱下来扔了出去。喝彩声,夸赞声,笑声,因为刺激 发出的尖叫声直接盖过了玉姗惨烈的哀嚎。她的尾巴全数折断。在血泊中,那半 截狐尾还在抽动几下。
 
  因为断尾的压力而喷出的鲜血喷在前排观众的脸上身上。观众们的笑容是那 么的灿烂。连血污进到嘴里,都只是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品尝一下难得的鲜血。 
  喷血并不持久,只有短短几秒钟,几秒钟之后,满面死灰的玉姗被shou 人奴隶扶着站起。胯下的那块盖在原本阴蒂上的布揭开,洁白光滑的宛如玉姗本 身没有长出阴蒂一样。
 
  为什么是精灵女奴行这种刑罚呢?很简单,精灵手快,就好像现在这样,玉 姗乳头刚刚被剪下,一块白布便落在她的乳头上,几秒钟后,一片光洁。玉姗的 死法很是痛苦。被剪下乳头阴蒂后再剧烈的痛感之下使用药液治伤,伤口虽然不 见,但是疼痛感却更强烈。然后浑身的血液顺着断尾的伤口流出,她的叫声越来 越无力。最终,伴随着自己解脱的表情,垂下了头。台上的东西伴随着玉姗的尸 体运出商会,玉姗将葬在商会的墓穴。这是商会最基本的职责,也是商会最后的 遮羞布。
 
  第二个出场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奴。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开朗的笑容,哪 怕知道自己即将死亡。
 
  「尹璇,来自辉夜城。曾是辉夜城前任城主之女,被买下后,经过她的主人 的调教,将她甜美的笑容完全固化在脸上,当然,由于她的女主人喜欢玩弄她的 肛门。因此,她的肛门经过足够的炼金调教,比自己的阴蒂更加敏感。」莎拉介 绍道然后再说道「贵族后裔啊,尹璇是真正的贵族后裔。大家可以竞价来选择她 的死法。」
 
  ……
 
  台上尹璇美丽的身影,听到自己的死法后,跪在地上,对着台下的观众们轻 轻的叩首。接着被强壮的shou人男奴按在一个机器上,机器上的铐子,直接 铐住尹璇的身体关节,并将尹璇的头卡进一对凹凸不平的铁块上。尹璇性感的娇 躯微微发凉,显然是在迎接接下来的玩弄调教。
 
  尹璇被固定好之后,一个女奴很快就牵了一只浑身脏兮兮,还在不断发出哼 唧声的巨大公猪过来,公猪一出场,台下所有人都在惊呼。莎拉性感的好像一只 美丽的母猫,跪着爬了过去,肛门内塞的淫具此刻在灯光下淫艳至极。好像,她 也长了一根尾巴似的。
 
  莎拉跪在公猪身下,一双嫩手抚摸着公猪巨大淫具。那根淫具此刻还是软趴 趴的,但是所有人看到公猪那两个合在一起比莎拉的头还大的卵蛋。怎么也不信 那只猪会长着一直小东西。莎拉性感的将唇舌覆在公猪硕大的龟头上,一双玉手 在配合灵巧的小舌,舔舐着公猪上面带有污秽的巨大鸡巴。
 
  可能本身注射春药的关系,公猪的鸡巴硬的很快。硕大的龟头,足有尺半长 的棒身。硕大的龟头也有莎拉两个拳头那么大,棒身坚硬火热,上面还有很多的 凸起,单凭手感,莎拉便知道插入之后肯定令女人痛不欲生。
 
  跪在公猪之下的莎拉示意女奴将公猪牵过去。听到公猪哼唧声尹璇脸色浮现 出一抹痛苦之色,但是脸上娇媚的笑容依旧。
 
  莎拉走到尹璇高高撅起的屁股后。一双嫩手伸出几根葱白的手指,不带任何 前戏的直插尹璇的肛门。
 
  「啊,好痛啊……」尹璇的肛门收缩力很强,可是此刻却如此无力,只能惨 叫的让莎拉双手不断的向两边用力,在她的哀嚎中,莎拉硬是将尹璇的肛门分开 到一个拳头大的洞。女奴之间让公猪扑了上去,公猪硕大无比的龟头,在公猪本 身强壮的身躯迸发的力道下,缓缓的挤进尹璇的肛门。
 
  「啊,好痛啊,痛死我了。饶了我吧。」尹璇虽然知道这样无力而屈辱,但 是肛门被强行插进火热巨大的物体,尹璇只能这么哀嚎着。
 
  她的哀嚎声令台下的人们兴奋异常,已经有不少男人将身边的性奴抱起,让 她们帮自己安慰下体。台下的女人们有的让性奴玩弄自己阴道,有的玩着屁眼, 激烈的呻吟声之下,所有台下的眼睛都盯着被公猪奸淫菊门的尹璇。
 
  尹璇此刻的痛楚感非常强,但是她还在努力的放松自己的肛门,减少一点痛 苦。公猪抽插的频率本就很快,而且此次都想将自己尺半的肉棍全数插入。这是 不可能的。公猪只有肉棒前段在尹璇体内搅动。尹璇此刻的痛苦哀嚎,是台下观 众们做爱时的助兴工具。
 
  突兀的。尹璇头顶的两瓣铁块开始收紧。力道极大,但是速度却很慢。感受 到这个感觉。莎拉性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尹璇,你是贵族,只是这是你人生中 最后一次的性爱了,所以你最好还是享受,其实当你真正的性奋时,所有的痛苦 都是一种享受,不要抗拒了,来吧,这是你生命最后的一切。痛苦的死和享受的 死,区别真的很大。」
 
  台下的观众都不知道莎拉对尹璇说着什么,只是听出来,尹璇的痛苦的声音 中带着丝丝的满足,两个铁块慢慢将尹璇头颅压碎,猩红的血液因为太阳穴血管 的破裂而喷了出来,混在地上的白生生的脑浆上,就好像新买的豆腐脑上滴上鲜 红的辣椒油一样。白色红色交织在一起,只不过,这一次,红色是主色…… 
  台上,那仅剩半边的头颅,上面的笑容在红色的血液中明艳动人,公猪被拉 走,尹璇被扩张的肛门中,血液混合着粪便缓缓流出,只是,这一次,肛门将再 也无法合拢。
 
  「接下了,请瑟琳娜登场。瑟琳娜,精灵族。容貌秀丽,身材高挑。因为犯 了不敬主人的错误被安排到这来处死。」
 
  人们的欢呼声再次想到极致。
 
  台上瑟琳娜越是美丽,那么他们越是兴奋。毁掉一个东西感觉更加爽快。 
  瑟琳娜的脸上写着绝望。但是无济于事。
 
  台上,一根削尖了的木杆立起。瑟琳娜先被人拿绳索绑住,双腿大开,双手 只是被捆到身后。原本是选择直接处刑的,但是顾客们都说,先要鞭打一会在行 刑。
 
  台上皮鞭不断抽击到瑟琳娜的娇躯。一道道鞭痕浮现,瑟琳娜精灵族特有的 清灵声音发出哀嚎声。在台下观众听着悦耳至极。
 
  莎拉有点不悦。想了想干脆直接让shou人男奴将瑟琳娜双腿牢牢的捆住, 大开的双腿,呈M的的捆绑将精灵族粉嫩的私处全部曝光。两个shou人男奴 将瑟琳娜扛起。粉嫩的屁眼紧贴着木杆的尖端。
 
  瑟琳娜知道自己难逃一死,当下也不再反抗。瑟琳娜体重很轻,两个sho u人慢慢的将瑟琳娜往下按。木杆刺入肛门的痛感,令瑟琳娜只能发出痛苦的哀 鸣,一对美妙的大眼中满是哀求,她只求让她快点死亡。shou人的手比较慢, 并且只是托住瑟琳娜的肥臀,除了这些之外,每次只是将手往下放一点,然后在 下面接住瑟琳娜因重力不断落下的身体。
 
  瑟琳娜痛苦的感觉,凄厉的声音,给台下的观众们带来最大的兴奋,已经插 进去一大半了,瑟琳娜的头发被shou人奴隶抓住,强迫着她仰起头,另一只 手按在她的肩膀,用力一按,尖锐的木杆被染成鲜红色的从瑟琳娜白皙娇嫩的喉 咙中贯出,雪白的肌肤,淫靡的姿势,鲜红的木杆,还有瑟琳娜临死前的抽动。 一切的美景构成了画卷,这幅画名字叫做欲都。
 
  没错,这就是欲都,不同于别的城市的光鲜亮丽,在欲都中,只有血淋淋的 现实,但是欲都还有着自己的遮羞布,而其他的城市,光鲜亮丽的裙装下,没有 任何底裤。
 
  「接下来处决的是一位拥有远古泰坦血统的女人。她体内的泰坦血统极淡, 但是这却也赋予了她一个强壮的躯体。」莎拉的眼神望着台上的女奴,女奴小麦 色的肌肤,身体上面一块块肌肉,但却不影响美感,反而添了几分阳刚。
 
  「韩潇,她是一个性感的女人。」莎拉舔舔嘴唇,润一润想要呕吐的唇。 「接下来,韩潇的处死方法拍卖开始。」
 
  韩潇听了自己的死法之后,面无表情,一双眼睛望向莎拉,眼中是一片安然。 接过shou人奴隶递过来的镣铐,自己主动的铐住自己双手双脚和脖子。镣铐 伸开之后是五边形,五个铐子都用铁链连起,主要是为了不让女奴将手脚活动开。 带着镣铐的韩潇跪在台上,十位强壮的shou人奴隶分成两排站在她身边。手 里面是一根根棍子和皮鞭。
 
  赤裸的韩潇跪在shou人奴隶中间,高挑健美的身体在灯光下反射光芒。 虽然跪着,却透着一种魅力感。韩潇知道自己如何处死。赤裸的肉体被第一下皮 鞭落下之后,木棍,皮鞭,板子相继在她性感的身体上留下伤痕。一道一道的血 痕在韩潇的身体上啥事显眼。韩潇忍不住痛哼出声。只是在响亮的皮鞭和棍棒下, 这一声微乎其微。棍子都在韩潇身上落下,从红肿到青紫,从青紫到流血,从流 血到骨折。韩潇只是发出痛哼声,这令观众很不满意,所以经常看到,shou 人奴隶的刑具有的时候直接落在韩潇娇嫩的下身。
 
  直到韩潇出气多进气少,躺在台上,浑身的疼痛已经消失不见,一对蓝色眼 珠涣散无神,恍惚中,她看到的不是商会天花板上特有的花纹,而是自己的母亲 对着她张开怀抱。以武力著称的泰坦血脉。韩潇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归途。脸上的 笑意刚刚绽开,便永恒的凝固在她那张硬朗的脸上。
 
  「接下来,翼人族女奴,王玥. 」
 
  莎拉说话越来越少,因为观众的热情已经被疯狂的吊起,这时在多说话,那 就是浪费他们时间。而且,万一因为自己叨逼太多,而导致观众们少了点热情, 钱就少了一大笔。最重要的理由是,莎拉对于虐待有很多热情,但是对于刑场上 的各位观众,不抱有太多热情,想到自己拍卖会后的补偿。莎拉脸上的笑容减少。 
  因为自己将那个胖子放在第一个,所以莎拉必须要对在座的各位表示歉意… …
 
  王玥拥有雪白的羽翼,只是此刻如雪的羽翼被冰冷的铁链锁住。王玥冷冷的 看着台下的观众。眼中的不甘和仇恨,显得更是深寒。但是这没用,因为她要死 了。
 
  洁白的天花板开了一个可以打通商会九层的洞。被铁链锁住的王玥被吊到最 高层。然后绳索自动断开。
 
  噗呲一声,从天而降的美人只剩下一具尸体,血液慢慢流出,台子上的红色 又艳丽了几分。
 
  「下一位,同样拥有泰坦血统的葛青。」
 
  葛青被押了上来,就在不久前,同是泰坦血脉的韩潇被活活打死在台上,而 自己又是什么死法?希望痛快点。
 
  或许上天听到了她的话。她的死法虽然凄惨,但是可以少受折磨。她的阴道 肛门塞进炸弹。或许一会就血肉模糊了。这非常正常,之前一连串的处死性奴, 终于将台下观众内心中最暴虐的一面展示出来。场面越发血腥暴力。
 
  葛青以为自己会被炸得血肉模糊,但是莎拉却知道。
 
  伴随着「嘭」的一声,一片片猩红夹杂着森白的骨骼碎片弹在台下,而葛青, 获得了最痛快的死法的她已经看不到自己现在变成了满场的碎肉。
 
  一个模样猥琐的胖子捏起两块肉,一块放在嘴里嚼着,黄色的牙齿染上血色, 另一块,则塞进自己女奴的阴户内。
 
  接下来,一位银发美人安娜被送上来。
 
  安娜奋力的挣扎着,她的腹部高高隆起,而肛门内,一根拳头粗细的铁管插 入,汹涌的水流从未停止。安娜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感觉。接着,另一个shou 人奴隶重重的一拳,打在安娜注满水的腹部。在剧痛与排泄的快感中安娜到达高 潮,可是水流依旧不曾停止。源源不断的注入她的肛门。终于。好似放了气的气 球,安娜高高隆起的小腹慢慢停止胀大,水流抽刷着她体内其它脏器……当水管 拔出来之后,如同泉眼一般的淡红色水流涌出,肛门口,一根断裂的半截肠子在 肛门口被水流带了出来,好像长了一根嫩红色尾巴一样。强烈的水流冲破她的肠 子后在她的体内破坏着,体内的脏器在水流的冲撞下移位,撞击着,就这样的几 分钟。安娜在无尽的痛苦中迎来死亡。
 
  接下来一个猫耳小萝莉被送到台上。莎拉脸上复杂的举起拍卖槌,重重落下。 
  小萝莉被倒吊起来,本身幼小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阴道肛门的激烈扩张,发 出一声惨呼,昏了过去。但是精灵女奴不会留情,将药液顶入她的肛门中,此时 小萝莉的二穴已经出血,但是无济于事,扩张不是最主要的。另一个精灵女奴拿 出两只老鼠,两个扩张到拳头大小的肉洞内各放一只。然后将扩张器堵住。两只 小老鼠在她的腹内发出吱吱声,开始挖洞。小萝莉的惨叫声响彻大厅。凄厉的童 音令台下所有人欲望高涨。
 
  小萝莉死的痛苦,而肚子里的老鼠还在活着。她那张小脸上因为剧痛而扭曲 的不成样子。两只原本清亮的双眼,因为倒吊和惊恐,血丝遍布。
 
  风雅被送了上来。她现在处境非常凄惨。骑在木驴上的她享受着木驴两根假 鸡巴上的细小刀片,阴道肛门血淋淋的,但是却迟迟死不掉。这才是折磨。而那 个选择这个玩法的男人说:「等雪祭上来的时候,听着两个美人的惨叫,那才是 好。」
 
  「接下来,今晚最美的女郎,雪祭,血族人,容貌绝色,被处死的原因是因 为再给自己主人口交的时候咬到他的鸡巴。接下来,拍卖开始,顺便说一声,拍 卖结束后,我将对在场诸位补偿一下收到的伤害。」
 
  雪祭的死亡方法很复杂。倒吊起来,先将今天莎拉展示的淫具给她用上,两 个肉穴扩张到十公分后,开始电击,雪祭的哀嚎声响了半个小时,才开始正式处 死。方法很简单,将阴道肛穴倒入烧红的铁汁。血族生命力强,在这个玩法下撑 了三分钟后死去。
 
  莎拉将台子收拾好之后,跪在台子上,准备迎接客人们的玩法。
 
  一个个美艳的奴隶跪在所有宾客面前。将客人们的鸡巴掏出来,开始口交, 而女性的客人则比较痛苦。面前的女子虽然跪在地上,但是手中却将一根细小的 管子插进她们尿道,商会的淫具很好,插入尿道后没有什么痛感,但是又酸又涨, 一股股尿液涌出,那种感觉令女人们享受。
 
  过了半小时后,两个美艳的精灵女奴将莎拉倒吊起来。手中,一大杯乳白色 的精液,那是各个女奴从客人的下体吮出的精液,此刻将毫无保留的,尽入莎拉 的子宫。精灵女奴拿出一个漏斗,长长的漏斗尾部是一颗颗较为硕大的珠子,莎 拉此时还带着扩张的淫具,巨大是水晶屏幕投影出莎拉阴道内的美景,圆圆的子 宫竟是那么可爱。伴随着漏斗末端的尽入,莎拉惨叫一声,接着一大杯精液倒入 她的子宫内。
 
  在倒完之后,女奴拿出一个诡异的物品,上面小,下面大,最后还有个拉环, 对着那个还在流出精液的子宫口,插了进去,牢牢的塞住子宫口。
 
  莎拉被放下来之后道「在座的各位,今晚我将会为大家表演一个绝技。」说 着指指自己肛门的刑具道「今天到明天两天时间,我将亲自送各位回家~ 」 
  莎拉跪着在冰冷的石板上爬着,肛门中传来的要撕裂的痛感竟是那么的爽, 她还带着淫具,浑身赤裸,雪白的身子好像在水中捞出来一样。只因她的肛门中 的刑具,漏在外面那一节上面绑着一根铁链,铁链后面是一个类似雪橇之类的东 西。上面躺着一个男人,看着莎拉在前面努力的爬动。就这么的被莎拉送回家。 
  艰难的送人计划结束,时间正好七点。莎拉看着城内的人拿着皮鞭站在路边, 兴奋的眨眨眼,拖着肛门后的雪橇跪着爬了过去……
 
  莎拉再次回到商会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她只爬到一半,便被人送了回来。 
  感受身上的痛楚,莎拉心里的负罪感渐渐淡了一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2转帖分享,红包献上!